“石库门先生”李守白:我想做一个高级的面包师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10-25 05:41

泰康路210弄的田子坊内,“守白艺术”海派画廊访客如潮。这里既是海派艺术家李守白的展厅与工作室,也是作品及文创产品的售卖区。目前,李守白以64条永不拓宽的街道为样本创作的64幅纸雕作品正在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展出,剪纸艺术以其独有的魅力留住上海印象。不久,他将携多幅重彩作品亮相11月初的上海艺博会。

 

李守白是众所周知的“上海石库门先生”,因为不论是剪纸还是绘画,他都以石库门中的人、事、物为题,“每当谈到上海,人们可以想到我的石库门系列作品——这是我的梦想。”

 

64幅纸雕,64条“永不拓宽的街道”

 

一幅纸雕作品的完成,要经历起画稿、刻制、套色、装裱等多个步骤。在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展出的64幅纸雕作品,耗费了李守白八个多月的时间。

 

“衡山路、复兴中路、东湖路、北京东路……64条永不拓宽的马路,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题材。”李守白说,“上海人都知道这些马路,但未必都去过。如果只是将街道作为城市道路来描述的话,我觉得不够全面,也比较单调。”于是,他带着学生一起,拿着卷尺、照相机、画纸,一步步走遍所有的街道。“步行后你才会发现道路的细节和点滴,每一条路都有自己的特色。”

 

“泰安路从来没去过,走进去一看,眼前一亮。建筑群还保留着浮雕,阳光下显得特别亮丽;湖南路很入画,老房子的曲线变化万千。”复兴中路则令他觉得感慨,“我小时候经常走这条路去卢湾区少年宫学美术,那时候觉得建筑很高大、威武;这次再经过,发现弄堂里开起了咖啡馆,老板是动迁的居民。”走过一遍马路后,李守白决定用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化来描绘道路,使街道景观更为丰富。通常,他会先画好作品的底稿,再结合剪纸的艺术特点进行二次创作,然后用大小不一的刻刀刻出所有细节,再套色,一幅纸雕作品便完成了。

 

“北京东路”利用了日落的景色,落日余晖印衬出建筑的雄伟;“衡山路”采用了秋景,金黄色的梧桐落叶将秋日气氛娓娓道来;“东湖路”的东湖宾馆很是热闹,一场婚礼正在这里举行;而在“广元路”,硕大的“新利查”三次,老上海人都不会陌生。“老建筑里面能发现文化各异的年代的包浆。”李守白说,“64条马路走下来,我可以拍胸脯说,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上海人了。”

 

“上海石库门先生”

 

李守白被称为“上海石库门先生”,原因很简单,上海的石库门人家是他创作的最重要主题。

 

自6岁起跟随父亲李廷益学习绘画和剪纸,李守白一直“喜欢纸上剪的碎碎的东西,在灯光照射下还有影子”。后来,他考入上海工艺美术学校,师从画家、剪纸艺术家林曦明,绘画和剪纸在他的人生经历中从未退场。在“守白艺术”中,妻子沈瑶陪同接受采访,她拿出了家中珍藏已久的剪报本,里面收藏了上世纪70年代以来,李守白在《解放日报》《文汇报》《周末画报》《阿凡提画报》等众多报刊杂志上所发表的绘画及剪纸作品。

 

“我生长于石库门,童年的记忆中总有那一抹青灰色。”李守白说,自己仍然对石库门中的生活记忆犹新,而这些“梦境一般”的画面中有青砖烟囱边栖息的灰鸽;有各家后门灶间弥漫着油氽带鱼的焦香;也有几把黄竹椅,椅上一把蒲扇、一本翻到半册的线装书和压在上面的一副老花眼镜,“椅子的主人,似只是走开一阵,世上却已是花开花落……”于是,通过剪纸与绘画来表达“城市题材”,成了他自然而然的选择。

 

李守白“剪”出了弄堂里的理发匠,“剪”出了正在搓麻将的上海人家,也“剪”出了祥合坊、田子坊等里弄风景。石库门中身穿旗袍的女性最常入画。“海派艺术,要以上海的艺术语言来表现上海。在我心中,上海是一个中国的女人。因此纸雕中会出现一些女性人物来表现上海城市嗲的、精致的形态。”

 

剪纸能当下吗?

 

李守白将自己的作品一概称为“纸雕”,因为“想与传统剪纸拉开距离”。坐在“守白艺术”一楼大厅中,这位“海派剪纸”代表性传承人开门见山,表达了他对待剪纸艺术的态度,“永远剪十二生肖,剪不出当下的东西。剪纸不要停留在民间艺术的层面,要与时俱进,了解当下艺术载体的表现方法。只有学会当下的语境,剪纸才有生存空间。”

 

他的纸雕更像是一种剪纸与绘画的结合品:建筑物的浮雕、女性的旗袍上可见鱼鳞纹、月牙纹等传统剪纸的纹样,但画面的透视与留白又是绘画艺术的技巧。李守白认为,剪纸是中国的东方素描,“读懂剪纸,就能了解中国的绘画。”

 

纸雕和重彩画之外,李守白还在探索更多的可能性。“守白艺术”一楼大厅是一个大型的文创展区,除了直接作为装饰画贩售的剪纸作品外,还有杯盏、灯具、雕塑、立体屏风等各类衍生品。几年前,他还与新天地的星巴克门店合作,创作了一幅反映上海风情的纸雕作品,打造成浮雕装饰在店内。而最近,他刚完成西成里的纸雕创作。接下来,这幅作品将被打造成装置艺术,成为西成里社区风景的一部分。“这就是剪纸的路径。剪纸在当下还有很多种可能性。”

 

在各种场合,李守白常谈到自己的座右铭,“十分学七要抛三,各有灵妙各自探”。这与他的实践理念如出一辙。尽管也会遇到各种争议,“有人说太像绘画,有人说你这不是剪的,是刻的。但我觉得无伤大雅,都是一种新的尝试。”李守白说:“我在做一个高级面包师,把所有元素都组合在手里,目的是做出一个最香的面包。”

 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